<ins id="11111"></ins>

<ins id="11111"><th id="11111"></th></ins>
<font id="11111"></font>
<ins id="11111"></ins>

<ol id="11111"></ol><ol id="11111"></ol>

 
一個人的旅行——徽州
出發地點:江蘇 南京 安徽 黃山 5日自助游 同行人數:0人
文章類型:攻略 出游時間:2007年5月1日-5月6日 人均費用:0元
出游類型:自助游 享受級別:體驗生活,苦中帶樂 悠子 提供
交通工具:火車為主 目的景點:安徽 黃山 屯溪 屯溪老街 棠樾牌坊群 陶行知紀念館 許國石坊 漁梁壩 宏村 胡文光刺史牌樓 歙縣古城 西遞古鎮 婺源
文章地址:    復制網址    搜索游記攻略    收藏    打印
一個人的旅行——徽州

D1 屯溪西遞—黟縣—宏村

1號從南京坐車,晚上11點到達黃山市。以省錢為宗旨,毅然決定晚上在火車站度過,但是火車站的條件實在不敢恭維。勉強支撐到凌晨4點多,便開始向站前的三輪和出租車詢問。因為現在建了新的汽車站,于是先由三輪車把我帶到一個坐中轉車的地方,三輪3塊錢(起步價),中轉車是空調大巴,待人滿了就開,不用錢,司機笑說,共產主義社會正在實現。

屯溪汽車站,設施很好,干凈寬敞,去黟縣,歙縣,不需要到窗口買票,只要等在指定出口處就行了。

我先去的西遞,10.5元,車次密集。沿途的山水很是飽眼福,車子把我在快至西遞處放下,竟然就有輛車等著,說通過他們家把我帶進去,原價學生40,他們只收30,我覺得不十分便宜,一直猶豫不定,后來還是成全了他們,從他們家后門進入,如此突兀的闖入讓我自己都覺不置信。清晨的西遞,很是靜謐,慶幸游客甚少,讓我和這個村子能無限接近。前邊溪清澈見底,村民仍用它作洗浣之用,令人很是羨慕。似乎每個古村都有相似處,我看到了好幾家賣古玩的店,饒有興趣的轉了個遍,老板頗為耐心(清早客人稀少的緣故)?瓷狭艘粚堷P鎖,外形似如意,頗為可愛,可是并不打算買,后來在宏村真想買的時候,卻不得,這是后話了。

傳言,西遞的商業氣氛很濃,其實不然,它的氛圍還是挺討喜的,徽派建筑保存得實在很好,粉墻黛瓦,配合著大理石地面和穿村而過的清泉,真是賞心悅目的事。讓我覺得新奇的是,有好多美院畫畫的學生,對著古老的建筑,凝神作畫,每個人取不同的角度,讓每幅作品都不相同。后來才發現,幾乎每個交通便利的村子都有畫畫的學生,不足為奇。

趁著時間還早,我把村子逛了幾遍,才舍得出村子,已是艷陽高照。才發現村口湖邊矗立的胡文光牌坊,可是也在文革中遭到破壞。村口停車場,竟然有來自天南海北各地的私家車,很是壯觀。經泊車人員指引,來至售票口附近,等待回黟縣的車。古人對黟縣的描述讓人心馳神往:黟縣小桃源,煙霞百里間,地多靈草木,人尚古衣冠。

到黟縣只是中轉,出得汽車站,走過一座橋,就有專門到宏村的中巴,人滿即開,2/人。宏村的門票亦是80,學生證40。而其風格與西遞不太相似,時間也差不多了,就決定住在這里,優哉游哉的逛就是了。村口的南湖很好看,圍繞著湖的是多棵百年古樹。由于宏村較西遞大多了,我穿過南湖,不久就迷路了,在跟蹭過數個旅行團后,才漸漸摸清來龍去脈。在交錯的巷中出來,眼前是位于村中的“牛胃”月沼,由于是《臥虎藏龍》中,蜻蜓點水的拍攝地,游人紛紛慕名在湖前留影,我嫌人多,沒能拍下純風景照。

瞎子摸象般的穿梭村中,發現盡管家家門前都有溪水,可惜已受污染,既不能洗衣,亦不能飲用,是不能同西遞相提并論的。亦有專門賣旅游紀念品的市場,是游客喜愛的地方。下午走得累了,覺得應該找到下榻處,詢問時,一位好心的阿姨告訴我,以我的價位在宏村是找不到住處的,她親身前往帶我出村,在不遠處為我尋得一家旅館,50元。休息了數小時后,和屋主即兩個女孩子,以及一對情侶,一起吃過豐盛的晚飯,我打算去看宏村的夜景,結果是意想不到的冷清。大概村民都習慣早睡,夜幕中,也沒有燈照明,亦碰不到人,搞得我精神極度緊張,簡直象演鬼片。只有在牛胃處仍然圍著好多游人,只是和白天的熙熙攘攘全然不同,大家都沉靜的在月沼旁,也有人架著專業的相機,欣賞彎月。而在白天見過的市場處,卻都已收攤,這才了解到,他們做的都是游客生意,本地人是不去光顧的。


 

D2宏村—黟縣—屯溪—歙縣—漁梁—歙縣

早上,匆匆在宏村補拍了幾張照片,就回黟縣了。再回到屯溪汽車站,等候去歙縣的車。盡哦管昨天的屋主姐姐,認為歙縣沒什么值得玩的,我還是決定跟隨自己的計劃。車上是限制載客量的,坐滿后再也不能載客,沿途有兩處還有專人監督的,倒是從來不曾聽過的。盡管縣城也有不少景點,并無太大興趣,于是,出了汽車站,做了輛車3元,徑直去了漁梁,路途比較顛簸。乖乖買了聯票40,后來才發現被騙。沒走多遠,就看到慕名已久的漁梁壩。憑欄處,有兜售桑椹的。我像是自語,現在有桑椹了,我記得學校的桑椹還是綠的,看來天真是熱了。門口畫的地圖亦是騙人的,紫陽鎮分明是過不去的。景點也是有的,在李白問津處的亭子里小憩,問當地人,坐船可要錢?他說幫我把船叫來,不超過5塊。而他叫的船還不及掉頭,另一艘大船已劃過來,我連忙混在兩個旅行團中,呵呵,不用花錢。船上的感覺很妙,可畢竟不是劃著小竹筏。漁梁鎮是個只一條街就走到底的小鎮,不過漁梁壩倒真是很爽,看到好多人坐在壩邊,輕快的將雙腳伸入水中,水真是透涼到可以去除暑氣,讓人不忍離去。

在不忍也得回歙縣,到門口等了半天才見有車,一招手車就停了。連忙在車站邊找了個住處,老板很是精明,令人不悅。安排好后,過了大橋,來到鬧區,只在練江邊小憩,在一個大叔的誤導下,以為徒步就能到達棠樾牌坊群,結果精疲力盡也不見牌坊蹤影,詢問之下,當地人詫異的告訴我,還有10幾公里呢。幸好遇到好心人君,用摩托載我去了牌坊群,并且混進了人群,盡管有個掛牌的大爺朝我看了幾眼,我也只摘掉帽子避他耳目。然后大模大樣跟了導游進女祠聽講解,怕他久等,就沒進男祠,然后痛痛快快地為牌坊群拍了照,只是沒能把七個都拍進去。出去等回去的車不得,他覺得帶我回去,怎么會有這么好的人?!并且不太好意思地在他朋友家混了頓飯吃,徽州人真是好客又熱情,有賓至如歸的親切感,埋頭吃飯吃的興致頗高。

酒足飯飽之后,兩輛摩托車小飛俠似的馳向縣城,他們帶我看了許國石坊等建筑,根本無人看管。而它們卻都算在了早上的聯票里,讓人大呼上當。不想君一沉吟,如若我早些認識他們,就不用花這冤枉錢了,連漁梁都能夠從旁而入。我不禁莞爾,他大概沒有意識到,下午他已經幫我省了一大筆錢,卻還一味的好心,讓人暗暗納罕。


 

D3歙縣—屯溪—婺源—理坑

早上還在歙縣逗留,卻被大雨澆濯了興致,匆忙收起未干的衣服,去屯溪買了去婺源的車票,34元,一天只有7:4512:30兩趟車,我需要等數小時坐后一趟車。但是,在汽車站這樣舒適柔軟的地方,我倒不介意。

不容置疑的是,從屯溪到婺源,盡管只兩個半小時的車程,但是絕對不亞于一場完美的旅程。大多時間,車在綿延的青山中穿行,我的左面是山是數,一片青黛,而右邊則是平靜的碧水,真是秀色可餐,大自然真是有無窮魅力,讓不經意置身其中的過客,渾然忘卻城市的浮華,并錯覺的以為自己也是這泉水中晶瑩的一滴,抑或是青松中的一棵,永世駐守。

間或有清泉從山頂傾瀉,冷不防的澆濯到車身,下意識的躲閃,卻滿身心的清透純凈,我相信我要去的就是如是所在。

過了省界處,不覺進入婺源,依次經過江灣,汪口,曉起,然后是縣城,到達車站,略一尋思,決定去清華,我比較向往彩虹橋,可是上車后,司機開出了優惠條件,我毅然決定前往理坑(當地人口中的大理坑,為了區別同音的小李坑),但是因為正在修路,諸多拖延,讓人焦急又無奈。位于山麓中,遺憾它未曾為世界矚目時的與世隔絕,而今已有些許商業氣息。但是,它還是最純凈的村子,無太多現代化建筑,大多維持著原本的面貌。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上海的旅行團,他們往往是我最看不慣的團體,一群人找住處不得,還對屋主說,你們應該有怎樣怎樣的設施,屋主說,我們這都沒有這樣的屋子,都是很原汁原味的,他們卻說,就是太原汁原味了。然后便走了。更有一個女客,折回來問,這里主要是看什么的?神情茫然的就像被人莫名敲暈后,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醒來后不知所之。

一天都在轉車,我對屋主說,我要先去轉轉。出得屋子,發現村子真是阡陌交通,隨意地四處走,在黃昏中捕捉不曾見過的寧靜。肚子餓了,竟然還能找到回去的路,有老板為了另開的小灶,粉蒸排骨和豆腐,很不錯,足足吃了一大碗飯。來徽州的幾天,睡得不錯,胃口也很好,我想是得天獨厚的水土,讓人的身體處于輕松舒適環境的緣故。


 

D4理坑—清華—曉起—江灣

早上只有一趟車把我們從理坑接出去,比預計時間晚了很久,大家都等的不耐煩了?偹愣甲轮,只盼望著能把等的時間補回來,偏偏車見人就停車,終于幾個男生喊起來,不要再上了,這樣很不安全的?墒鞘燮眴T也有合理的解釋,我們都鄉里鄉親的,她孩子生病了,急著上醫院。搞的誰都無語了。

我還是打算去清華看看,不去不安心。車票是10元。清華還是昨天的樣子,只覺破敗,和“清溪縈繞,華照增輝”的傳說相差挺遠。問當地人,這樣除了彩虹橋還有什么可看的時候,他們往往會忸怩地說,其實彩虹橋也不好看。昨天看到的游子攤還在,滿地的淡黃圓潤,很是討喜。忙不迭過去,問這是橘子還是橙子還是柚子阿?答道,是柚子(具體名稱記不住了)。招呼我的是個小男孩,很老練的樣子。1塊錢一斤,我要了四個,沉甸甸的背在肩上,卻覺得異常滿足。然后實在餓,在彩虹橋附近吃了一客小籠,蘸了辣醬,很美味。吃飽了聽從老板娘建議,從旁邊的小巷進入,確實涼快。原本想混彩虹橋去的,不想入口處竟然戒備森嚴,讓人泄氣。在售票大廳徘徊良久,一邊欣賞著墻上彩虹橋的照片,一邊思量還有沒有必要進去,盡管學生證只要10元,還是做罷了。彩虹橋,出自“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建于宋代。長140米,寬3米多,四墩五孔,11座廊亭,是保存較好的古廊橋。是我對它的了解。

出來后,去了曉起,清華—曉起,9元?吹貓D知道,曉起分為上曉起和下曉起兩個村子,看起來很大,我想今晚大概就能住這里了,以完成我的徽州之行。

由入口進入的是下曉起,不過一些較為密集的徽派建筑,倒是賣的東西讓我很感興趣,由于曉起多古樟樹,于是出現了很多樟木的副產品,樟木的手鏈,小凳子,香樟油,甚至干脆就是樟木片。由于樟木具有驅蚊防蟲,常年不壞的功效,聽起來很實用。據說樟樹如今是保護樹種了,眼前的香樟油是年前所制,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而我這幾天正被不知名的蟲子咬的身上起了巨大又奇癢的包包,于是詢問價錢,原本以為就幾塊錢吧,不想那么迷你的一瓶開價12塊,還價之后,5塊錢還不肯賣,作為理智的游客,我想讓我的包包自生自滅吧。沒多久,就來到了連接兩個村子的古驛道,足有500米長的狹窄的驛道猶有當時車輪碾過的痕跡,讓人的思緒飄到遙遠的古代,那時的徽商,不管風雨多大,路途多崎嶇艱險,負重往返于各省之間的景象。巧的是當時走在我前面的亦是一個推著簡單的木車的工人,奇就奇在車上高如小山的各種行李箱,讓人看著都不忍,而他揮汗如雨,同時健步如飛,令游客瞠目驚嘆。

傳說中的上曉起是田園風光,我卻并不見,其間有保存不甚完好的各種祠堂,府第,有的只剩下一個巍峨的軀殼,空曠的一件器物都無,其內偶有孩童嬉戲,讓人黯然。而它的所謂田園風光,實在是其他徽州地區的縮小版和破敗版。

短短幾個小時的觀光,以我的原路返回結束,從離入口處很近的地方出去,自然有車等候,陽光令興趣索然的我更加疲憊。

曉起至江灣,3元。下車后不知方向,問售票員,她說,從這里進去也行。我依言而入,不久就發現,原來我進去的門是出口,心內狂喜。安心地參觀起來,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座看來挺新的戲臺,原本對江灣不抱什么希望,卻因這古戲臺而感覺良好。不要錢感覺看什么都很值,總體印象是,江灣的歷史并不悠久,很多東西是新建的,用來陳列和講述歷史。住宿30,有點貴,應該還可以在還價。

D5江灣—婺源—黃山—南京

一大早起來,在霧氣中逛了下公園,買了酒糟魚(其實是麻辣魚,沒有酒糟的味道),但是很夠味很好吃,這種味道現在想起來,還是令人滿足。早飯就很值得一提了,雖然只是一碗白粥,但是小菜很豐盛,有酸辣椒,油豆腐,酶干菜和榨菜,都切的小小的方方正正,花花綠綠又酸酸辣辣的,讓人不僅胃口大開,而且心情奇佳。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早上檢票非常嚴,不經意間就被詢問了兩次,要求出示門票,幸而都逃脫了。始終不知入口在哪,只好原路返回。江灣至婺源,7元。婺源至黃山,35元。

終于又回到了黃山,我忙不迭的先去了黃山火車站,換成去南京最便宜的車票。離開車還有好長的時間,正好可以去老街看看。我思忖。

看著自己畫的地圖,知道老街離火車站也并不遠,就用走的了。詢問之下,來到一個廣場,正打算問迎面走來的女生,老街怎么走?不想她搶先一步,問我火車站怎么走?難道是同道中人?我們互相指點后,又繼續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蛟S人生就是如此。

原來新街之后就是老街。新街我是沒什么興趣逛了,只是將隨身物品寄于超市,只背著背包,一身輕松地徜徉夜色。不久便到了老街,與所有的徽州街道沒有什么不同,而且感覺建筑不似舊的。大致逛了一圈,不甚了了。不明白何以老街的名聲那么響亮。大概是為了方便懶得去小村莊,又能買到特色產品的人吧。時間還早,依然回到那個廣場,見有一些女子跟著音樂跳起各樣的舞,索性坐下來靜靜的看。

流連的去火車站,想把一切牢記。

cissy
 
 
 
 
 
 

附加信息:

是否接受網友咨詢: 是
我的聯系方式:
是否已聘請導游: 否
是否已向旅行社詢問跟團價格: 否

相關圖片:

版權說明:

本文章版權仍屬原作者或已經支付稿酬的合作媒體所有,如傳統媒體需要轉載發表,請直接與相關版權持有人聯系。本文章由網友提交或轉載,頁面刊出的作者與原作者的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將作品在本欄目刊出,或發現有與原作不一致的偏誤,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將您的版權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給予其他的處理。非常感謝您的支持和理解,謝謝!

 
網友評論
 
g-1-x-l-2(恭恭) 2009年2月21日 21點59分 評分:10
厲害,真是 羨慕,下次有 機會大家合伙一起游,我也是喜歡玩的,就是一直找不到喜歡 旅游的伴.
 
→回復
 
更多文章列表
旅游經驗之黃山篇
歙縣---古徽洲行
黃山,我來了!
黃山 累并快樂著(二)
黃山 累并快樂著(一)
天馬游安徽黃山

目的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