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11111"></ins>

<ins id="11111"><th id="11111"></th></ins>
<font id="11111"></font>
<ins id="11111"></ins>

<ol id="11111"></ol><ol id="11111"></ol>

 
喀納斯東線馬幫探奇游(六)
出發地點:上海 浦東新區 新疆 阿勒泰 克拉瑪依 烏魯木齊 吐魯番 巴音郭楞 26日自助游 同行人數:4人
文章類型:游記 出游時間:2006年8月5日-8月31日 人均費用:0元
出游類型:自助游 享受級別:體驗生活,苦中帶樂 納木措:) 提供
交通工具:火車為主 目的景點:新疆 阿勒泰 克拉瑪依 烏魯木齊 吐魯番 巴音郭楞 喀什 伊犁 博爾塔拉 哈納斯(喀納斯) 那拉提森林公園 伊犁河 那拉提草原 賽里木湖 伊犁將軍府遺址 果子溝 霍爾果斯口岸 紅山游覽區 高昌故城 火焰山 坎兒井 葡萄溝 坎兒井民俗園 魔鬼城(烏爾禾風城) 阿帕霍加墓-香妃墓 艾提尕爾清真寺 喀什大巴札 卡拉庫里湖 慕士塔格冰山 賽里木湖 巴音布魯克草原 天鵝湖
文章地址:    復制網址    搜索游記攻略    收藏    打印
喀納斯東線馬幫探奇游(六)

812    一早起來吃過肯杰家為我們準備的奶茶和“布爾薩克”(一種面粉做的點心,聽上去象“巴爾扎克”的名字便記住了),大家就準備著去白哈巴邊防站參觀中國5號界碑?辖芗揖驮谏谒谋趁嫔狡孪,在肯杰家的院子就能很清晰的看到紅頂粉墻的邊防站和高高飄揚的國旗。本來計劃徒步上山,可是為了趕時間,最終還是決定騎馬,這次由肯杰帶領,肯杰的棗紅馬很漂亮,左側的屁股上烙著圖瓦人特有的圖騰,弓背和箭頭的組合標記。


 

走馬道,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到達邊防站的側面,隔著鐵絲網能看到“白哈巴邊防站”的大門和門口站崗的士兵。所有要去界碑參觀的人員或是車輛都要先在邊防站作了登記之后才能上界碑?辖軐ⅠR栓在鐵絲網的木樁上,讓大家在坡下等候,他去登記?墒堑瓤辖芑貋聿胖,原來騎馬是不能去界碑的,必須隨車才行,大家只能掉頭先回去,肯杰去想辦法搞車。就在肯杰幫忙去搞車的間隙,大家將馬栓好之后,各自整理著自己的馬鞍,我剛把旅行水壺扣在馬鞍上,突然就聽迅子“唉呦”大叫一聲,大家都扭頭看訊子,只見他左手捧著屁股正揉著,"好家伙,竟然咬我!吃草的東西也咬人吶?!”原來,自從訊子玩“蹬里藏身”演砸了之后就一直埋怨自己的馬肚帶太松,以至于才落的馬,這會兒正好乘大家整理馬鞍的機會,他就想緊緊自己的馬肚帶,結果剛把繩子往上一抽緊,棗紅立馬來了脾氣,回頭就是一口,正好咬在訊子的屁股上。因為馬嘴總在不停地咀嚼草料,再看訊子的牛仔褲,很明顯的一個半圓形泥土色的馬嘴印子,弄得大家是哭笑不得。后來我們才知道,原來棗紅的腹部有舊傷,一勒肚帶正好磨到它的傷口,棗紅疼痛難忍,訊子的屁股才遭了殃。別看馬兒平時挺溫順的,真來了脾氣還是挺難招架的呢。


 

終于等來了車子,是肯杰向朋友借的北京吉普,給了50元的汽油錢,幫我們走個來回。界碑在一個山坡的頂部,山下隔著鐵絲網能看到靜靜的哈巴河,碧藍的河水很美,消無聲息地穿入蔥郁的樺林深處,對面就是哈薩克斯坦了。高聳的山峰橫亙在眼前,沒辦法極目遠眺,連綿的山巒一片蒼茫。在界碑的不遠處是一個高高聳立的哨所,堅實的鋼架支撐著一個六角形的建筑,窗戶很小,是封閉的反光玻璃,看不清里面的狀況,但是,里面的士兵對我們的一舉一動一定是一目了然。


 

從界碑回來,我們又要出發回喀納斯了,這一路基本是昨天的重復路線,路程較短,又比較熟悉了,便不刻意趕路,一路信馬由韁,有時甚至是架起一條腿躺在馬背上曬曬太陽,非常愜意。路上經過一個蒙古人的墓冢,很特別,是用粗短的原木搭起的一個長方體,另一邊已經有幾段原木坍塌下來,在廣闊草原的背景之下顯得突兀和孤單。昨天下山的一段亂石路,今天是上山的路了,有溪流從亂石間流過,這樣的路對馬蹄的傷害最大,這幾天一路下來,我們的七匹馬,已經有好幾匹的馬蹄鐵掉在了路上,我的白龍馬也只剩下一只完好的馬蹄鐵了。上到半山腰,聽小白喘著粗氣,深一腳淺一腳的艱難上行,心里突然有些不忍,跳下馬來,拍拍小白的脖子,“寶貝兒,累了吧?咱們一起走吧!庇谑,拉著馬韁繩,帶馬上山。我把韁繩放得很松,可是不論是走快走慢,小白的馬頭總是在我的右肩膀的位置,他的鼻息和我自己越來越沉重的呼吸交織在一起,回頭看他,他便微微的揚一下頭,有時我會擼一擼他的棕毛,看他微睜的眼睛,“你真漂亮!”


 

走過艱難的亂石路,穿出林子,眼前一片開闊,楊勇指指右前方的一片樹林,“我們在前面休息一下吧!边@時候正是正午的陽光,曬在人身上已經不是暖洋洋的愜意了,裸露的皮膚是火辣辣的灼熱,可是,一進入林子,茂密的枝葉阻隔了大量的陽光,又是一片涼爽,大家紛紛倚靠著橫倒的枯樹干,真的是以地為床,以樹為枕,看馬兒悠閑地在樹林內吃草,好一派祥和安寧。


 

正在大家睡意朦朧的時候,樹林的前方突然有一大群牛朝面前奔跑而過,后面是一個騎牛的少年,帶著一頂小紅帽,發白的牛仔褲寬寬大大極不合身。少年騎的牛很健壯,牛身是全黑的,整張臉卻是白色,有鐵絲環從兩鼻孔內穿過,環上套長長的繩子拉在少年的手里。我趕緊拿出相機走出林子,也許是我的突然出現驚嚇了牛群,也驚嚇了少年騎的那頭牛,那頭黑牛突然扭動身體,將少年硬生生摔在地上,少年的手并沒有松開牽牛的繩子,臉頰卻蹭在了地上,他捂著臉站起來,可黑牛卻甩動著尾巴,還想往前跑,少年緊緊拽著繩子不撒手,我當時真為他捏把汗,那么小的身軀如何能拉住如此健壯的一頭公牛?孩子的身體拼命向后仰著,牛頭也犟著,好在套在牛鼻子里的鐵絲總算起了作用,牛才漸漸地安靜下來。我趕緊招呼少年,少年牽牛過來,垂著頭,這一下顯然摔得不輕,臉頰的皮膚被蹭掉了一大塊,有淚水在眼睛里打著轉,卻強忍著始終沒掉下來。羅趕緊拿出帶來的云南白藥噴霧劑給孩子的傷處噴上,看孩子還是一臉的稚嫩,看上去也就五六歲的樣子,這要是在城市中,這個年齡的孩子還在父母的懷里撒著嬌呢,而眼前的孩子卻已經非常堅強和獨立了。我們說的話,孩子聽不懂,楊勇跟他嘰里咕嚕了一番,知道他是哈薩克族,孩子的話不多,卻很可愛,老孟掏出一個帶溫度計的指南針送給他,他不知道是什么,翻來覆去的看,然后放進口袋,點著頭表示感謝。


 

這時候,楊勇又招呼著大家該上路了,可是一看周圍,除了白龍馬還在我們的視線之內吃著草,其他的馬匹都不見了蹤影。楊勇回頭跟孩子不知說了什么,孩子便起身將自己的牛往樹上一栓,走到白龍馬身下,說是身下,一點不夸張,他的頭頂只到馬肚子的部位。就見他蹬了塊石頭,身形敏捷地一晃,毫不費力地就翻上了馬背。到底是馬背上的民族啊,好身手!孩子熟練的掉轉馬頭,朝樹林深處而去。一問才知道是楊勇讓孩子幫忙將那幾匹走散的馬找回來。一會兒的工夫,就見孩子騎著白龍馬,趕著所有的馬匹回來了。要說趕馬,可不簡單!不是要趕著馬跑,而是要讓所有的馬聽從自己的指揮,沿著自己指定的路線走。我們也曾經嘗試過,可是我們趕馬,馬怎么就是不聽話,越趕越跑,甚至全都散開了跑。我們當時還在想,大概馬是認人的吧,它們不認識我們自然就不聽我們的指揮了?墒,眼看一個陌生的孩子讓所有的馬匹都乖乖的回來了,真是自愧不如!趕馬的確是一門學問!


 

這一路上跟來時一樣找不到提供餐飲的人家,問了兩家哈薩克的氈包,都說沒吃的了,只好繼續往前趕,眼看到了白哈巴和喀納斯的地界處,已是人困馬乏,便決定在“楊勇徒步處”休整,找塊大巖石,將包里還剩的所有干糧翻出來一看,幸好還有一塊囊,半個油餅,還有之前從喀納斯出發時買的“布爾薩克”,大家就著礦泉水,狼吞虎咽一番。等我收拾好垃圾再看大家,都已經橫七豎八地倒在草地上,用帽子掩著臉睡去,孟哥更是脫掉了綁腿和靴子,看來大家是要好好享受大草原上這午后的陽光啦。


 

之后的行程相對比較平淡,只是羅的痔瘡突然發作,已經沒辦法坐在馬背上,只能是歇歇停停,快到喀納斯的時候,楊勇趕緊打電話給喀納斯村的朋友開摩托車等在山下,我們一下山就可以先把羅接走,送到喀納斯村的衛生所買藥。自打羅一被接走,羅的坐騎小棕馬就異常的歡快,總是跑在隊伍的最前面。整個馬隊里,小棕馬的個頭最小卻偏偏馱著塊頭最大的羅,按照羅的理論,個頭小的馬安全,這可累苦了小棕馬。大家看小棕馬重又恢復了活力,都笑,“看來,小棕馬這一路沒少受委屈啊,瞧它現在那個高興勁兒,終于脫離苦海啦!” 馬隊大概也是受了小棕馬的感染,整個都興奮起來,一路小跑著進入喀納斯村,開闊的地方還要你追我趕一番,引起一些游客的歡呼,我們這一隊人馬于是又成了游人眼中一道獨特的風景。


 

當晚仍舊住來時的圖瓦人小木屋,今天的生意出奇的好,客房全滿,主人也忙進忙出的,聽說要準備好幾桌的團餐,一算日子,難怪了,今天是周六。有些周邊地區過來的二日游或三日游的游客把喀納斯村變成了一個喧鬧的集市。我們遇到了兩個女孩,一個是北京人,一個日本人,兩人結伴而行,也是請了一個馬幫的向導。遇到她們時,她們正在跟向導理論著什么,一聽才知道,原來她們請的向導極其的不負責任,一路來一直在馬上趕路,半途不休息不說,有好的風景也沒有機會拍照,日本女孩的相機里竟然只有一張喀納斯沿途的風景(要知道我們這一路已經拍了一千多張照片了呢),最要命的是因為始終在馬背上趕路,女孩的屁股都磨破了,她已經拒絕再騎馬,只想坐車趕緊離開這里。向導把她們安排在餐廳的房間睡覺,木板床塌的通鋪,用一個布簾一拉就算是一個房間了,向導竟然向她們收了120/人的床位費!實在是太黑了!我們睡的四人間,床位才50/人,跟她們比比,我們真的慶幸沒有遇到這樣的向導!只為賺錢而砸了自己馬隊的牌子甚至是喀納斯景區的牌子!相比之下,楊勇就顯得實在的多,一路為我們省了不少冤枉錢,騎馬不累,還一路帶我們看了許多計劃外的景點,的確是個好向導! (待續)

                                                                                          納木措:)
 

附加信息:

是否接受網友咨詢: 是
我的聯系方式:
是否已聘請導游: 否
是否已向旅行社詢問跟團價格: 否

相關圖片:

版權說明:

本文章版權仍屬原作者或已經支付稿酬的合作媒體所有,如傳統媒體需要轉載發表,請直接與相關版權持有人聯系。本文章由網友提交或轉載,頁面刊出的作者與原作者的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將作品在本欄目刊出,或發現有與原作不一致的偏誤,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將您的版權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給予其他的處理。非常感謝您的支持和理解,謝謝!

 
網友評論
 
izyguest(愛自由旅游網自游人) (VIP) 2007年3月29日 11點08分 評分:10
真得不錯,只一路下來看樣子是玩沒了!喀納斯也只有起馬最合適了。
 
→回復
 
izyguest(愛自由旅游網自游人) (VIP) 2007年3月21日 13點54分 評分:10
2005年9月份時走過這條線,雖不同的馬幫但經歷基本相同.新疆太美了,尤其在第一個歇腳的哈薩克人家那里,給人的感覺好象在歐洲.
 
→回復
 
cchauan(cca) 2006年10月3日 11點47分 評分:9
文筆一流,你真幸福啊,納木措!
真想一游!

 
→回復
 
clarity(透明8101) 2006年9月22日 22點14分 評分:10
精彩!楊永的聯系方式,別忘了留下
 
→回復
 
lzsh-228(沙漠胡楊) 2006年9月21日 09點49分 評分:10
真的很是佩服,等著看完。
 
→回復
 
更多文章列表
魅力新疆快樂游(九)
魅力新疆快樂游(十)
魅力新疆快樂游(六)
魅力新疆快樂游(八)
魅力新疆快樂游(七)
魅力新疆快樂游(五)

目的地相關資訊